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蒙庚阳的教学后记

——自娱自乐的教学园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我的新工作、新责任——写在“陈宇班主任工作室成立”之前  

2011-05-25 07:47:02|  分类: 专业发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由《班主任》杂志社和我校联合成立的“班主任工作研究室”和以我的名字命名的“陈宇班主任工作室”就要挂牌了,这意味着我的工作性质和方向将发生重要的转向!

      长期以来,我像个独行侠,闯荡江湖,以一己之力,宣传爱的教育,和全国各地的班主任朋友分享教育智慧。这种分享,一是在现实中,因为我一直在各地巡讲,和班主任朋友们进行着面对面的交流;二是在网络上,因为“老板老班的博客”一直在以亲和的态度和博大的胸襟欢迎着全国各地的博友互动。

      我曾经粗略地计算过,每年听我讲课的老师应该在一万五千人次以上,而我的博客访问量按现在的情况推算至少每年一百万次以上,不包括刊载我文章的各种杂志的读者(那应该是一个很惊人的数字),仅前面列举的两项,我的影响力也已经很大。这些成绩的取得当然和各界的朋友的大力支持分不开!我非常感谢!

      但是,我的根还在我的学校、我的班,没有了这些基础,我也不可能有做教育研究的土壤,我的思想也就成了无源之水,总有一天要枯竭。

      我这个人有个毛病——好为人师,做班主任有了一些心得体会,不愿意烂在肚里,总是想着要是能和其他老师分享交流该多好!特别是看到一批年轻班主任像当年的我一样在黑暗中摸索,误打误撞、自生自灭,更是焦虑!我算是自学成才,但是,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此悟性,况且有个过来人的引领和点拨,成长得肯定快一点,这就是教师培训的重要!我早已意识到这点,而且始终认为,一所学校要形成动态的、健康的、有层次有梯度的班主任队伍,就像一个平衡生态系统,可以实现良性循环。要构建这一系统,并不是我这样一个小班主任所能做到,必须有领导的支持和主持。我认为有大智慧的领导,工作不仅应该着眼于当下,更应该想到一所学校在五年甚至十年以后的样子。学校里最重要的人物是谁?当然是校长和班主任。无论什么样的学校,都可能通过自我奋斗会冒出一两个优秀的班主任,但是,那成不了气候,不能总整体上改善一所学校的办学质量,只有班主任的团队优秀了,才能造福更多的学生,也才能形成一所学校健康向上的气场。一花独放不是春,万紫千红春满园!

      早在七八年前,我就有此想法并多次和领导提出建议,自告奋勇,愿意无偿无求地帮助学校培训班主任。遗憾的是总是剃头挑子一头热,我一腔热情,人家并不稀罕,也不愿意提供任何机会。热脸贴冷什么的感觉并不好,好在我会自我调整而且贼心不死,既然没有官方的支持,咱就自己单干!没有正规的渠道,咱就另辟蹊径。正统的舞台上没有咱说话的地方,咱就在网络上说。从2004年开始,我把自己的一些思想和心得开始在网络上发表,并且一发不可收,网友的支持让我的虚荣心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满足,促使我更加勤勉地写作并且开始注重文章的质量和深度,特别是在2007年带了著名的“六班”之后,新博客“老板老班的博客”更是走红网络。我开始渐渐积累一些所谓的“知名度”,这其实也是来自民间的力量,即使有一些高校教授和德育专家认可我的工作,但无一例外,均来自于教育体制的主渠道之外,我的工作从未得到过官方的认可和支持——包括2009年登上《班主任》杂志封面,都和学校没有一点关系。其实我一直不愿意以这种方式做教育研究,不仅很累,而且还名不正言不顺。我的要求其实很简单——有一个班,有一个小环境,让我安静地带班、研究教育、写文章即可,我做的不是坏事,只想求得心灵的宁静。但是,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要求,要想实现,必须采用超常规的手段。我一点也不另类,也不是什么“非典型教师”,听过我讲座的老师恐怕没有一个人会感觉到我做教育有什么“另类”之处,但我不这样将错就错,就无法在江湖上建立自己的地位,没有地位就无法换来我做教育的自由。我的网名“老板老班”就是为了让人过目不忘,以至于以前绝大多数人只知道“老板老班”而不认识“陈宇”。

      这一切不正常,终归有拨乱反正的那一天。墙外开花了,还是没用,因为花开得还不够绚烂,香味还不够浓郁,还不足以让身边的人感受得到。我继续努力,送走了让我成名的“六班”,继续带了现在的一班,一班的故事在《班主任》杂志上连载了,更多的文章在主流期刊发表,《老板老班的博客》在持续更新,越来越受到欢迎,同时,我牺牲了所有的业余时间,在全国各地巡回演讲,以扩大我的知名度。我要名要利吗?我很功利吗?完全错了!我的一切喧闹只为了一种简单的安静,我必须走得高高的,才能获得足够的空间回归我小小的班级。我知道做教育最重要的就是自由,但是一介草根班主任是没有自由的,没有自由,我就无法放开手脚研究教育。而自由,却是要以生命为代价换来!至少,我为此牺牲了健康。

      人不可能一辈子总是走背字,我终于苦尽甘来,迎来了教育生涯的第二春——现在学校的所有校级领导都非常支持我的教育实践,为我提供了和谐而宽厚的空间,即使是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来看,我只能说一句话——对我真的非常好!好到我总是急于对所有我的朋友表达我的幸福,我的工作更加勤奋而且无怨无悔,士为知己者死——我知道我一直很讲义气。

      终于有一天,校长对我说要为我成立一个班主任工作室。我原以为是校长随口一说,但是这次我错了,校长并非说说就算了,而是很郑重很认真地策划起来,其重视程度让我不胜惶恐!事隔若干年之后,我带徒弟、为本校培训班主任的夙愿终于要得以实现了!是的,我一年到头总是在外面培训班主任,全国很多老师因此而受益,而我们本校的老师却没有“近水楼台先得月”,反而是墙里开花墙外香。现在,终于要墙里墙外都开花了!我非常高兴,我一点也不另类,我对学校有着深厚的感情,我愿意为培训我们自己的班主任而竭尽全力!

      学校的重视程度简直让我不敢相信,他们请来了来自北京《班主任》杂志社领导、著名的出版人、南京师范大学德育研究的一流专家、南京市教育局、教科所、区教育局的各级领导出席我的班主任工作室挂牌仪式,还邀请了区内所有学校的德育校长、德育主任、优秀班主任和外区的很多领导、老师,其手笔之大是我从未经历的。我的感觉是,与其皇皇不可终日,不如安下心来踏踏实实做一些实事——我终于可以带徒弟了。我的工作室首批成员有十名老师,基本上都是年轻人,虽然挂牌还要过两天,但是我们的活动已经开展了。我想,我一定会把自己的资源毫无保留地奉献给这些年轻人,同时为他们的发展创造一切机会。不在其位不谋其政,现在我有这个责任了,我当然会义不容辞地做好它!

      其实,我在全国各地已经有不少“徒弟”,虽然都是非正式的,但是大家都很真诚,志同道合,现在,我在自己身边也有了十个徒弟,而且是官方正式认可的,我很欣慰!报答我对学校领导的知遇之恩的最好方式就是努力工作。

      我有了自己的工作室,不是虚拟的,而是实体的,在环境优美的图书馆,我的工作室很大,不仅可以自己办公,而且还有一个可以召开十几个人的小型会议的大会议桌,工作室里有电脑、大量的书籍、杂志,最重要的,是我终于有了一张抽屉可以很顺滑地打开的办公桌。平时,我会有一部分时间呆在这里,这里也有定期的研讨和沙龙,一切都很好了,我终于可以在这里施展拳脚,大有可为了!

      我那天对南师大班主任中心主任、我的恩师齐学红教授说:“我绕了一个圆圈,终于回到了原点。”教授很能理解我的感受,因为她一直对我说我是在“体制外求生存”,而现在,我终于在体制内也可以生存了!我一直盼望着这种回归,我的这种感觉就像是海外游子对祖国的情结,毕竟墙里开花墙外香的感觉不好!但是,如果不是这几年我拼命努力,作出了一些成绩,也不可能有今天的强势回归。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一切都有了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  “班主任工作研究室”、“陈宇班主任工作室”的成立,标志着一个曾经“被另类”的教师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官方的认可和支持,我终于可以在喧闹之后,拥有一片宁静的天空,可以安安静静地做我的教育研究了。我不会让所有支持我的领导失望,我的努力工作,就是最好的感恩!

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