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蒙庚阳的教学后记

——自娱自乐的教学园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孙明霞:安身立命的选择-写给渴望成长的教师朋友  

2013-02-15 19:53:01|  分类: 名师简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教育时报 课改导刊 2013年01月09日
 
  很荣幸,新年第一期的《教育时报》课改导刊头版上了咱大照片和文章。文章是秋季随意写的《轻轻告诉你》一文,进行了修改压缩。
  特别感谢《教育时报》的素影编辑和及其他几位编辑,总是对明霞厚爱有加,不嫌弃俺的文字,还给予大力表扬鼓励。
  新的一年,再接再厉,尽量让脑子别迟钝了。
 
孙明霞:安身立命的选择-写给渴望成长的教师朋友 - 永恒的追求 - 蒙庚阳的生物教学随笔
 
 
安身立命的选择
——写给渴望成长的教师朋友


 孙明霞:安身立命的选择-写给渴望成长的教师朋友 - 永恒的追求 - 蒙庚阳的生物教学随笔 

孙明霞

   孙明霞山东省泰安市泰山学院附属中学教师,中学高级教师。近年来着力探索生命课堂的构建。出版专著《用生命润泽生命生命》《心与心的约会》《怎样当个好老师》等。

    ★我不曾刻意地想去影响谁,更不会把自己包装得几近完美,然后呈现给大家,我就是我,一个真实的我,无论是文字还是文字背后的人。

    ★我很少抱怨,因为抱怨没有任何用处,我只想着,我能做多少就做多少,少做一些害人害己的事,让人生少一点遗憾。

    ★作为教师,我们的工作对象是学生,我们工作的场所或者说我们的舞台是讲台,我们成功与否,应该看我们是否真正完成了教学任务。

□ 孙明霞   
  

    总觉得自己是那么微不足道,但时常被你牵挂着、关注着,尤其是被你欣赏和夸赞,常常让我在感动的同时,内心惴惴不安。关于成长,我想轻轻地告诉你——
  

    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一名成功的老师,我只是尽心尽力而已
  

    你认为我出了几本书,被很多地方邀请开讲座,也有很多老师喜欢我、欣赏我,所以认定我成功,是一名很优秀的老师。听了这话,我很羞愧。我不仅不成功,反而有很多很多失败。我也在思考你的问题: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成功?
  对于运动员来说,获得金牌似乎是成功的。但一次获得金牌未必表示每次比赛都能获得金牌,只能说是“这一次”他成功了,但老师却很难这样简单地定位是否成功。
  有的人会把学生的考试成绩作为成功与否的标志,也的确有些教师因其教学成绩好而成为“优秀”。我并不否认考试成绩的重要,而是想:今天学生的成绩好是否就预示着他将来一定是成功的?假如用考试成绩来衡量成功与否的话,我想我一定不算是一个成功的老师。因为我在教学中从没把成绩看得很重,也从不要求学生必须取得怎样的成绩。我更多地希望学生能对我所教的学科感兴趣,能爱上学习,能掌握科学的学习方法,养成好的学习习惯,甚至在学生即将踏上考场的最后一课,我告诉学生“无论你考得好不好,我都爱你;无论你考得好不好,脚下的路都会向前延伸”。结果,我的教学成绩既没有多出类拔萃,也没有一团糟,我自然算不上成功的老师。
  有人认为荣誉高低是成功的标志,所以才会在各种表格中、总结中如数家珍细数自己获得过的荣誉,还有证明其学术水平的优质课奖项等。听说现在很多地方开始评选教授级中小学教师了。我不是说这些称号没有价值,因为的确有很多真正优秀的、能力强的老师获得了这些荣誉或者称号,名副其实,他们是我学习的榜样。用这条标准来看,我是绝对不成功的,因为我是个有很少荣誉称号的人,既不是“国优”“省优”,也不是“特级”,所谓的“中学高级”也只是按部就班地根据教龄顺理成章地被评定下来。
  那作为教师,成绩算不上成功,荣誉算不上成功,著书立说也算不上成功,究竟什么算是成功?我想,我们教师的工作对象是学生,我们工作的场所或者说我们的舞台是讲台,我们成功与否,更应该看我们是否真正完成了教学任务——从当下来说,能不能真正把应该教给学生的知识和能力给学生,能不能在教学的同时传递给学生文明、文化,是不是用心对待自己的工作,是不是真诚对待那些走进我们教室的学生,是否让学生感受到学习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,是不是在教学的同时关注了学生的精神世界和心灵成长;从长远来看,学生离开了学校走上社会了,他能记得我给他过什么呢?他是否也像我一样用心对待工作,真诚对待他人?是否也像我一样热爱生活、感恩自然,富有悲悯情怀,善良、有同情心?……唯有如此,才算是真正成功了。正如吴非老师所言,“今天的教育要由未来做评价”。现时的评价往往是肤浅的、表面的,也是功利的。所以,我不敢轻言自己做得多好,因为我教过的学生中究竟有多少能够达到上述的标准,我不知道。或许有少数学生因为我而热爱了学习,爱上了研究,学会了观察生活,那只能说我还做对了一些事,没在错误的路上走太远。
  所以,我距离成功很遥远、很遥远,甚至一生都未必能达到成功的彼岸。 
  但是,不成功也不优秀,并不代表我拒绝成功和优秀,更不鄙视成功和优秀。我不会去追求世俗眼光中的成功,只是希望尽自己的努力,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工作——教好书,教好人,对得起自己,对得起学生,对得起这份工作,足矣。
  

    我从来不是一个多么勤奋的人,反而很懒惰、贪玩
  

    你说看了我家的书橱很震撼,无比钦佩我读的书多,夸赞我的勤奋。
  说到读书,我真的算不上一个读书人,对比那些真正读书的人来说,自惭形秽。在大学毕业后的几年间,基本上没读什么书,所谓的读书,也仅仅是看看本专业领域教学技法方面的,真正教育类的书基本没看,文史哲类的书更是少之又少。近十几年读了一些教育类的书,开始思考教育、研究教育,也努力将读书所获应用到自己的教学实践中。
  听到有很优秀的老师说从不看教育类的书,言下之意是这类书都太肤浅,不值一读,我感到自己很落伍,因为我似乎读的书基本还是以教育类居多,使得我没有丰厚的文化积淀,没有诗情画意的语言。别人看小花小草乃至路边的石子土坷垃都是诗,我却看到的还是小花小草土坷垃,连我自己也满身泥土味。
  我不是一个富有理想的人,从来也没奢望成为一个多么优秀的或者伟大的老师。当老师对我来说,就是一份职业,并且是我不讨厌的职业。我自认天性愚钝,懂得太少,怕误人子弟,就希望通过读书获得一些智慧,让我的教学不至于背离了教学的本质。我的工作每天就是上课、备课,和学生打交道,教育教学自然成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,也是我经常谈论的内容。有人说,下班之后从不谈教学,工作之外从不谈教育,我钦佩这样的人,他们是超凡脱俗的。而我是一个俗人,我的工作也是我生存的手段,我的工作也是我生命的表现形式。就目前来说,我改行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甚至根本不可能了,将来老态龙钟时,恐怕留在我记忆中最多的也是印象最深的还是教学。我希望记忆中多一些美好,少一些遗憾,将来学生长大后不至于说我害了他们,就知足了。
  没事时我会翻翻书,比如睡前躺在床上等着入睡时,搭乘火车飞机时,闲得无聊就拿出书来看看。看书总比瞪着眼看地板或者天花板要好些,也不能总盯着行人看,所以,我走到哪里都会随身带着一本好看的书。
  我还是一个很贪玩的人。写文章我从没给自己定什么任务,都是高兴写就写,不想写绝不勉强自己。有时连想也不愿想,就让自己的大脑处于空白状态。甚至,我经常还会玩一些小游戏,时常被儿子笑话的小儿科游戏,比如“开心水族箱”“愤怒的小鸟”“鳄鱼小顽皮爱洗澡”等。相比那些真正的读书人、真正的勤奋的人来,我只有无地自容的份了。有时有朋友电话或信息,问我假期是不是很忙很辛苦,我只好支支吾吾地说“还好,还好”。
  所以,千万别以为我真的很勤奋、很好学,也不要说我多么有教育理想,我只是做着自己应该做、能够做的事而已。唯一值得肯定的是,我很少抱怨,因为抱怨没有任何用处,我只想着,我能做多少就做多少,少做一些害人害己的事,让人生少一点遗憾。
  

   我从不觉得自己多么重要,反而是渺小与卑微的
  

    你问我假期为什么没有参加活动,说真的,整个假期我只想让自己放松、再放松。关上电脑,远离网络,也拒绝了很多邀请,就想做一个无所事事的人,陪陪家人,看看老人,然后就是吃饭睡觉,偶尔翻翻书,当宅女。
  这不是逃避。我一直清楚,我就是一名极其普通的中学教师,我也明白我究竟该做什么、能做些什么。我总是试图远离喧嚣与嘈杂,远离浮躁与功利,就像野生植物那样自由自在地生长——尽管这很困难。没想到,你却在喧嚣中寻找我的身影,你希望能看到我,一起说说话。当我听到你这番话时,很感动、很温暖,才突然惊觉,我并没有远离,我也不曾被你遗忘。尽管我力图寻找一片清静,然而我的目光却还是注视着那片喧嚣,因为那里有你,亦或是有我的影子?
  你说我影响带动了很多人,或许是因为我的普通,或许是因为我和大家一样工作在一线,不擅长理论、不擅长说教,只是实事求是谈自己的想法、做法,展示的是很纯粹的我。而这一切,真的很简单,不需要无私奉献,也不需要牺牲什么,自然不够伟大、也不惊天动地,于是能产生很多共鸣。我不曾刻意地想去影响谁,更不会把自己包装得几近完美,然后呈现给大家,我就是我,一个真实的我,无论是文字还是文字背后的人。但我依然希望我给大家的不是消极颓废的,不是怨声载道的,不是庸俗琐碎的——所以,我活得很轻松,没有任何负担,不需要伪装自己,而是尽量朝着有阳光、有清风的地方走,一路收集着阳光、收集着微风,随时吹跑偶尔出现在前面的阴霾。脚下的路并不平坦,不断有沟壑、有泥泞,但因为有阳光、有清风在,跌倒了爬起来,满身泥浆也没关系。
  谢谢你的寻找和惦念,让我知道,我一直是有同行者的。尽管我依然并不重要、依然卑微,但至少,对于你来说,我是重要的;对于我自己,我也是很重要的。就像路边的一朵小小野花,无论是否有人关注,也无论花朵的大小、花期的长短,自然的开放与凋零,至少对她自己来说,很重要。

  (照片摄影:吴非老师,2012年春摄于哈尔滨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